小企业的告白:不想把精力花在跟政府打交道上_财经_环球网

2014-07-17 10:10:34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每经记者 周洲 发自北京

  北京的上地和西三旗汇聚着上万家软件企业,无数“程序猿”和“攻城狮”们,在一个个的格子间里憧憬和实现着他们的创业梦和中国硅谷梦。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造访了一家正在成长的小企业。这家小企业从“微”到“小”,仅两三年时间,从草创时期的三五个人,到目前拥有上百名员工。

  他们用创业的经历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税费减免等一系列扶植小微企业的措施很难落地。这些优惠是有‘代价’的。企业不需要优惠政策,只求审批松绑,该市场的部分交给市场。”

  扶植小微企业政策难落地

  29岁的小梁(化名)黑黑瘦瘦,戴着眼镜,一身运动装,耳朵里塞着耳机。他的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配置得很讲究。这是一般IT男们都有的特征。

  “当初选择创业,纯粹就是因为梦想。”小梁说,无数人认为他太疯狂,放弃高薪来屈就每个月2000多元的薪水,在互联网大潮中寻找创新机会。

  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问起他们有没有享受到近两年对小微企业的一系列优惠和扶植政策时,他的创业搭档、同为80后的老张(化名)对记者说:“非常遗憾,我们没有享受到任何针对小微企业的优惠政策。”

  去年以来,数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都在强调对小微企业扶植的重要性。

  “创业第一年,我也曾关注过这些政策。”老张说,“后来发现申请这些政策要办很多证照,耗费时间长。并且这些政策也不是白拿的,需要给政府税收等的承诺。政策落地比较难,不是那么顺畅。”

  公司草创时期的老张他们,无法将精力盯着这些优惠政策。“那会儿我们每时每刻想的都是市场和用户,就这么三个人,哪里能抽出精力来专门跟政府打交道、研究政策呢?”

  “我们都在这个圈子(创业公司)里。这圈子不大,面临的问题大致相同。我们一直没有看到大家争相去申请优惠政策。”老张说,小微企业需要的是透明而且落地快的“绿色政策通道”。

  “如果政策真的特别实用,相信大家对此都会非常敏锐的。如果政策落地要等好几个月以上,那对企业来说就意义不大了,成了鸡肋。”

  企业需要的是政策松绑

  “现在很多审批在逐渐取消,这是好事。”老张说。

  从2013年初,新一届政府上任以来,就把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作为第一件大事。截至2013年11月1日,中央部委已经累计取消或下放了334项行政审批管理事项。同时,降低了企业登记注册门槛,一系列激发企业活力的改革措施相继出台。

  就在三年前,老张去注册公司还得实缴,并且还要验资。他还记得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打电话咨询税务部门找不到人,上门求助还要排长队等候,找到人后几句话被打发、只好往返折腾多次才解决了问题。这耗去了这个创业公司不少宝贵的时间。

  “企业的精力应该放在用户和市场身上,不该放在跟政府打交道上。”小梁说,“如果在硅谷,我们只需要在网上填一套表格,一个小时就能完成企业注册了。可是我们创业的时候就不行,可能连一个办公地点都找不到。”

  创业时期的这群年轻人,连注册资本都要东拼西凑,自然拿不出更多的钱去租用“合规”的商用楼。许多青年蜷挤在租住的民宅里,“曲线”实现自己的梦想。

  “政府也做了一些努力,盖了些人才公寓吸引创业就业。”小梁说,但那些空间依然有限,“该进去的依然进不去。那些楼也不一定是企业想要进去的。”

  小梁和老赵都认为,科技型创新企业需要的不是政府给钱、给物,也不是免税收,“我们其实不需要政策刺激。”

  “一般的创业公司早期不是处于盈利状态,而是处于快速发展状态,所以企业所得税的减免对公司来说没有太大帮助。”老张说,创业者们认为,最重要的不是“政策刺激”,而是“审批松绑”,“减少对创新型企业的限制和法规上的审批,这对于激发企业的创造力有更好的帮助。”

  在融资层面,小梁他们在找金主方面没有太大的困难,因为他们的项目够有创意和增长潜力,吸引了充足的海外风险投资基金。然而,尴尬而普遍的VIE(协议控制)让这些互联网创业公司“有钱难用”。

  中国吸引海外资金采用的是VIE方式,包括新浪、阿里巴巴等都是如此。根据相关规定,海外的资金进入国内,需要通过外管局审批。

  “我们从成功得到一笔融资到能顺利使用这笔钱,最快也要三四个月。”老张说,“而创业公司每天都在成长。钱等上两个月都是不可思议的事,因为用户、市场和订单都损失了。”

  让市场的权利回归市场

  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工信部。

  从2012年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支持小型微型企业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14号文)开始,政府对小微企业的关注渐增。两年来,部委层面共出台了77个配套文件。

  “应当说中小企业发展总体还是比较好的。”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司长郑昕说,在工业企业发展的速度和利润指标方面,中小企业大概比平均水平高出一个多百分点。

  2013年8月,国务院曾对“14号文”的效果作了第三阶段评估,李克强亲自对评估进行了批示。

  “如何营造好他们的发展环境,需要我们认真研究、找准问题,然后采取相应的措施。”郑昕显然很清楚小微企业的诉求。

  “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对广大小微企业来说,当前面临的是生产经营压力,更多的诉求是减负普惠和对他们提供公共服务。”他说,“而对非公有制经济,也即民营经济或者民营企业更多的是公平准入和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解决企业的问题,在全国政协常委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石军看来,还是要解决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问题。这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的重要内容。而这,也是小梁这批创业者所期望的。

相关热词搜索: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图片新闻

聚焦热门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