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对外投资收益为负 称不输发达国家不亏损_财经_环

2014-07-17 10:10:56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投资收益除了2007年、2008年出现了少量的顺差以外,其他年份都是逆差。比如2013年末,我们对外净资产是1.97万亿美元,是仅次于日本的世界第二大净债权国,但投资收益是负的599亿美元,这个情况确实存在。但是,投资收益为负并不意味着我们对外投资是损失的。”管涛表示。

  “2005年到2013年,我国平均对外投资收益率是3.3%,和主要发达国家回报水平是差不多的。”国家外汇管理局(以下简称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昨日(6月12日)在中国政府网进行在线访谈时透露。

  “中国外汇储备的投资是没有问题的,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从国际投资头寸表上来看,我们资产栏下大约70%是外汇储备,外汇储备需要注重流动性、安全性,然后才是收益,所以收益率不可能很高。”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此外,针对外储投资收益一直为负的说法,管涛还表示,投资收益差额反映的是外来投资的回报减去对外投资的收益,是不同的经营主体。

  管涛还指出,从国际收支顺差构成来看,我国的外汇储备增加基本上来自于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的顺差。

  同时,管涛也未否认热钱的存在。他表示,中国的热钱和国际上一般理解的热钱不一样。

  对外投资收益不输发达国家

  “投资收益除了2007年、2008年出现了少量的顺差以外,其他年份都是逆差。比如2013年末,我们对外净资产是1.97万亿美元,是仅次于日本的世界第二大净债权国,但投资收益是负的599亿美元,这个情况确实存在。但是,投资收益为负并不意味着我们对外投资是损失的。”管涛表示。

  针对“投资收益为负”的问题,管涛表示,我国外汇储备收益率是高于被投资国的通胀率的,所以储备经营管理有效保持了保值增值的目标,不存在外汇储备亏损的问题。

  管涛解释道,投资收益差额反映的是外来投资的回报减去对外投资的收益,是不同的经营主体。“我们对外投资是我们赚钱,人家到我们这里投资是人家赚钱,他赚钱不等于我们亏钱。比如外商来华直接投资,投资经营以后有利润,就要汇出利润,但他一方面给我们带来了资金,另一方面带来了技术,带来了管理经验,给我们创造了就业,增加了税收,同时拓展了国际市场。所以这不是我们亏钱的事。”

  管涛还透露,经过测算,2005年到2013年,我国平均对外投资收益率是3.3%,和主要发达国家回报水平是差不多的。

  赵庆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外对中国的投资以外商直接投资(FDI)为主,从国际上来看,直接投资的收益往往要高于外汇储备投资的收益。

  中国“热钱”来自国内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访非洲期间曾表示,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产生通货膨胀。

  国家外汇管理局总经济师黄国波昨日在上述访谈中表示,外汇储备过快增长反映了我国国际收支失衡,带来一系列挑战。

  “外汇储备继续增长的深层次问题是国际收支持续不平衡,过快的增长继续严重透支国内的紧缺资源,并带来严重的环境污染。”黄国波指出,这么大代价创造的外汇不能被实体经济吸纳,主要以金融资产的方式持有,回流到海外,直接收益和国家间接收益显然都已不足以抵消产生的问题和代价。

  那么,我国如此大规模的外汇储备,是否和热钱的流入有关呢?对此,管涛指出,从国际收支顺差构成来看,我国的外汇储备增加基本上来自于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的顺差。“我们算了一下,从2001年到2013年,这13年经常项目顺差加上直接投资项下的净流入有3.8万亿美元,同期交易形成的外汇储备资产增加是3.7万亿美元,这就意味着过去13年的外汇储备增长基本上可以用贸易和投资活动来解释,也就是和我们的实体经济活动密切相关的。”

  另一方面,管涛也未否认热钱的存在。他表示,关于热钱问题,也就是套利资金流动,根据分析和在实践中的了解,主要跟国内企业的财务运作有关系。国内企业财务运作是顺周期的,经济好时,人民币有升值预期,就把外汇换成人民币,以人民币形式持有。用汇时要么欠境外的,要么向银行借用对外支付。“我们所说的热钱和国际上一般理解的热钱不一样,国际上的热钱是‘金融大鳄’来炒作你的资产和货币,但中国是内资,是我们的企业和老百姓根据利差进行的操作。”

  赵庆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数据上来看,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的顺差大于外汇储备的增加额,的确可以从数据上解释外汇储备的增加。但外管局也没有否认这里面会有套利资金,就连套利资金的操作方法也说得很清楚。”

  赵庆明同时表示,中国的热钱主要是通过贸易,在经常项目下进来,但这种热钱究竟在经常项目中占多少比例,恐怕没有人能够分清楚。目前来看,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以及人民币走势的双向波动,市场逐渐出现分化,这就起到了抑制异常资金流入流出的作用。

  管涛也表示,由于国内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经常项目收支会继续趋向更加平衡,加上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以及国际上其他的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将使得跨境资金流动有进有出双向波动成为新常态。所以,未来国际收支基本上趋于平衡,外汇储备积累的势头会逐渐趋缓。

相关热词搜索: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图片新闻

聚焦热门

每日推荐